13314106479
最方便的信息发布平台

[历史名人]梁忠甲

2018年5月1日  评论:0  标签:无  

       梁忠甲1887年7月22日—1930年3月8日),字子信,奉天梨树县前梁村梁隶窝铺人(今属辽宁省昌图县三江口镇前架村梁家窝铺屯),一个农民家庭中,祖籍山东省登州府文登县梁各庄。

  梁忠甲幼年家甚寒微,姊妹四人,兄弟五人,梁适其中,悉由其封翁扶养成人。梁忠甲长兄梁忠勇字冠英,从小学兽医。次兄梁忠文,自幼读书,后考入北洋海军大学,十九岁夭亡。四弟梁忠禄字冠庭,五弟梁忠武字文正。

  梁忠甲弱冠好武,勤于学,常以韩信自况,其父壮其志,故教养独厚,尽管家庭经济拮据,还是省吃俭用供其读书。先入私塾启蒙,适逢清朝末年废科举兴学堂,1905年,他考入奉天中学堂。1907年被盛京将年选送入保定“通国陆军速成学堂”炮科学习。1909年该校并入保定军官学堂。同年12月,经陆军部考试毕业,按规定梁忠甲被派到驻东北(长春、昌图一带)的以曹锟为统领的新建陆军第三镇实习半年,于1910年5月正式被派到第三镇当差。同年8月梁忠甲被委任本镇炮队第三标第一营右队排长。

  第三镇于1911年回防北京。同年2月,梁忠甲接奉陆军部发给文凭既副军校札覆。10月,武昌革命爆发,11月,梁忠甲随队开赴山西同民军作战,立有战功,被保奖为正军校,加协参领衔。1912年民国建立后,全国陆军各镇,协的番号,一律改为师和旅。梁忠甲所在第三镇改为第三师,2月升为炮队第一营一连连长。9月,他身染重病,请假开缺回原籍休养。

  1913年3月,梁忠甲身体康复后,投入吴俊升旅长的中央骑兵第二旅任第三团团付,驻防郑家屯。从此梁忠甲为吴俊升的部下始终未离开左右。同年11月,因克服经棚(今昭乌达盟翁牛特旗境)驼罗大王各庙蒙匪案内出力。吴俊升负伤遇险,梁忠甲舍死相救,有功特授陆军步兵中校。1913年秋,袁世凯在战胜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以后,立即抽调兵力对白朗农民起义军展开围攻。1914年初,梁忠甲被派赴河南围剿白朗起义军,在木兰坡进攻义军出力,“蒙赏五等文虎章”。同年3月,吴俊升因围剿乌泰匪帮出力,被袁世凯晋升为洮辽镇守使。梁忠甲从关内回防后,委充洮辽镇守使署一等参谋官。

  1916年3月,蒙匪巴布扎布与“宗社党”头目肃亲王善耆在日本人操纵下,扯起“勤王扶国军”的旗帜,纠集四,五千匪徒,从海拉尔南下窜扰,妄图占领奉天,打倒张作霖,建立“满蒙帝国”。张作霖先派洮辽镇守使吴俊升阻击巴匪,在突泉激战中,毙叛匪五百余名,巴匪被逐出经棚,迨至“林西(昭乌达盟巴林左旗境)战役”中巴布扎布被驻热河毅军米振标部流弹击中毙命,蒙匪叛乱始告平息。

  在防剿巴匪的遭遇战中,吴俊升中弹落马,梁忠甲冒死救起,化险为夷。他作战英勇果敢,屡建奇功,吴俊升对他更为器重。1917年7月中央骑兵第二旅及奉天后路巡防营等合并改编为陆军第二十九师,吴升任师长,梁忠甲被委为该师炮兵二十九团第三营营长,又因围剿巴匪立有军功,加上校衔。1919年4月,梁忠甲兼任本师军官团团长,负责军官训练,因成绩显著获二等银色奖章一枚。1 920年1月,委步兵百十授团团长。1 921年3月晋升陆军步兵上校,5月,兼任东三省铁路护路军哈满副司令。1922年12月,步兵四十四团改编东三省陆军步兵三十八团,梁忠甲仍任团长。

  张作霖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失败,故深知奉军官兵素质及训练急需加强,乃决心彻底改革,建立新制度。整顿旧将校,充实陆军讲武堂,培养新骨干,重用和信任新人,整军经武,以求雪耻。张作霖将所有部队整编为陆军二十七个旅,骑兵五个旅,适逢江省骑兵旅旅长石青山去走,梁忠甲继任骑兵旅长,整编为骑兵第五旅,归属陆军第二十九师建制,驻防海伦。不久兼任东省铁路护路军哈满总司令及满海总司令。1924年5月,兼黑龙江省防军第四路统领官,7月复兼东荒剿匪总司令。 

  直系军阀曹锟于1 923年10月5日,以重金赌赂当选总统,粤、皖、奉三方面曾有联合打倒曹、吴之联盟。直奉双方都在作军事准备。奉军仍名“镇威军”, 张作霖自任总司令,下辖六个军。梁忠甲所部骑兵第五旅属吴俊升的第六军。1924年9月爆发的江浙战争,揭开了第二次直奉战争的序幕。梁忠甲骑兵第五旅随吴俊升于9月22日占开鲁,陷赤峰,直取喜峰口。梁忠甲旅为最前线,每战皆身先士卒,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。驻热河的王怀庆师及毅军和袭汉治、张林等部均被击溃,到10月7日,热河战事即告平息。10月20日,各线直军已被彻底击败。10月24日,直军得到冯玉祥倒戈囚禁曹锟于北京延庆楼的消息,军心益散,到10月28日,张宗昌部由冷口进占滦州,在山海关方面之直军即被奉军缴械收编。吴佩孚自秦皇岛循海路退到天津,再经海上转逃往汉口,奉军已获全胜。

  奉系张作霖经过第二次直奉大战,实力剧增。1925年下半年,将东北势力范围内之军队整编为二十个师又十一个旅和一个辎重团,并建立起相当规模的海、空军,统称东北军。整编后,梁忠甲在吴俊升的第十八师充任步兵第十五旅旅长,回原防黑龙江省海伦。 

  第二次直奉战争后,张作霖一方面向南方扩张势力,一方面疯狂镇压人民的反帝斗争。于是激起广大群众的愤慨,因而在1925年11月,奉军内部拥有重兵的郭松龄,乘机在滦州举兵倒戈反奉。
  张作霖于1925年10月,抽调黑龙江省第十七师万福麟及步兵第十五旅梁忠甲部,预定出击多伦,参加与冯玉祥国民军作战。正面以梁忠甲步兵旅由京津进攻张家口,对冯背后以骑兵迂回,经多伦,企图到张家口会师。当先头骑兵已到达围场等处时,张作霖已发觉郭心有变,逐急令吴俊升率万福麟师和梁忠甲旅转向锦州方向急进。
  1925年11月23日,郭军沿京奉线进军,在山海关大败张作相部,乘胜追击到绥中、连山。当奉军第五方面军进入阵地阻击郭军的第二天,万福麟师、梁忠甲旅开到连山参加对郭松龄倒戈军作战。郭松龄倒戈军利用气温急剧下降、皂篱山下的海面突然结冻的机会,拂晓即向汲金纯师左翼进攻,占领了白马石阵地。在汲金纯首先乘火车逃走的影响下,梁忠甲旅指挥所部抵抗郭军数小时,最后于上午10时,撤出阵地转为军团预备队扼守铁道线,掩护全师撤退到义州。第三天午后,王之佑同于深微、李杜等师旅长们议定,于次晨依靠骑兵十六师,步兵十五师,汲金纯师,梁忠甲旅的顺序,从义州出发,沿烧锅营子、魏家岭,向新民集结,阻止郭军。
  在新民巨流河两岸,郭、奉两军会战,梁旅属于吴俊升第六方面军,布阵于左翼。吴俊升于1 925年12月21日到达前方,下达命令,以万福麟骑兵为突袭部队,该部马占山骑兵

  第五旅及骑兵第十七团为先遣骑兵,穆春骑兵第十四师沿前头部队行进路线跟进,骑兵第三师张九卿部为预备队在大民屯左翼警戒。吴俊升最后训话,大意是要求团结,郭鬼子来了,我们都不能存在,和他决以死战。“我出发后由梁忠甲旅长代行我的职权,上将军说了,你们都要服从指挥,喔,喔,军无戏言。”梁忠甲送吴俊升,吴边走边嘱咐说:“喔,喔,子信(梁字)官印我交给你,这个时候,不管谁,不服从,毙,毙,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,军无戏言。”

  梁忠甲于1926年春随吴俊升入关,参加讨阀冯玉祥国民军的混战。奉、直、晋三方面军队,先由吴俊升、张宗昌统一指挥,分路向南口,张家口进攻。自8月14日,于珍第十军攻占南口,吴俊升部占领多伦。

  张作霖于1 927年6月在北京组织军政府,就任海陆军大元帅职。为简化军事指挥系统,组织七个方面军,梁忠甲旅属于吴俊升的第六军团,为全军的总预备队。

  1928年6月4日晨5时25分,张作霖、吴俊升在归沈途中被日本关东军暗算,被炸身死。张学良于6月1 9日,从关内返抵沈阳奔丧,7月4日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,曾表示停止军事行动,休养生息,决不防害统一。并将关内撤回之部队及留在东三省之军队,以旅为单位,加以彻底整编,仍称东北军。梁忠甲仍任第十五旅中将旅长,驻防满州里。

  东北地方当局与苏联在1 924年签订的“奉俄协定”至1 929年业已期满,有关东铁事宜应另行协商。1929年春,中东路因正、副局长权限问题,中苏双方发生争议,互有主张。 “照中俄、奉俄两协定,应完全由东铁理事会讨论,此事本不在外交范围内。”双方几经会议,均无结果,5月27日,双方关系突然恶化。“东省特警处悍然搜查苏联驻哈领事馆,并逮捕39人,苏联驻哈领事以此为借口,“所有大批外交人员偷偷回国,秘密把馆内文件焚毁”。5月31日,苏联政府发表声明,宣布与中国绝交,领事馆降下旗,领事回国。

  苏联驻伯力的远东军区司令布留赫尔(加伦),从5月下旬就部署向赤塔以南至满洲里线上增兵,准备以武力进攻中国夺回中东路的支配权。当时中苏外交谈判尚在进行,但双方互持已见,终于在1929年7月10日,发生了“中东路事件”。苏联政府根据1 924年中俄协定与奉俄协定的规定,于7月17日向中国驻苏代办提出最后通告,威胁东北地方政府及南京国民党政府:“华方所办之事均是最危险之事情,如不恢复东铁原状对中国将有莫大危险。”随后苏联多次出动飞机越境侦察,并扣留在黑龙江、乌苏里江上正常航行的我国商船和鱼船;割电线,绑架边民等挑衅事件屡屡发生。苏联边防军的武装进攻逐步升级。

  蒋介石出于他反共仇苏的目的,认为东铁是苏联“宣传赤化”的大本营,从而影响他的反动统治;同时,他认为东北虽已“易帜”,名义上拥护南京政府,而实际上张学良父子两代统治东北有年,形成了特殊局面,蒋介石的统治权,尚不能完全达到。当中苏关系逐渐恶化时,张学良曾派军令厅长王树常赴南京,向蒋介石力陈不宜诉诸战争的意见。胡汉民对王树常说:“你是军人,怎么怕事,苏联革命后,兵力很弱,他不敢如何。”蒋介石又接着说:“你不必说了,我已有电令给汉聊了。”王树常怏怏而回。蒋介石这样做是想挑唆张学良毁弃1 924年东北当局与苏联缔结的“奉俄协定”,破坏多年来东北与苏联事实上存在的东铁合营关系。

  张学良竟然上了蒋介石的圈套,强制接管了东铁,因而造成苏联武装进攻中国的“中东路事件”。

  苏联政府并不甘心把中东路支配权交给张学良,因而加紧备战,确定以武力解决争端的方针,特任命熟悉中国情况的布留赫尔(加伦)为远东特别军区司令。1929年7月下旬,首先在中国东部发动进攻,派飞机轰炸中国绥芬河和穆棱两车站;在西部,苏军则侵犯中国的满洲里和扎兰诺尔,抢走机车,炮轰车站。中国东线护路司令是吉林军旅长丁超;西线护路司令是黑龙江省边防军第十五旅旅长梁忠甲。中东路护路军分三段,即哈长线、哈绥线、,哈满线。

  哈满线全长九百三十五公里,梁忠甲率步兵第十五旅担任此线护路任务,归东北边防黑龙江省副司令长官万福麟指挥。梁旅全部官兵约万余人。旅辖三个步兵团。6月5日“接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公署的命令:近来俄人在边疆增兵,要严防入满,“即开始在满洲里和扎兰诺尔部署兵力,6月中旬开始在这两处构筑工事。此间,时有后方投军者要入伍,梁忠甲在满洲里车站设立投军招待处,用来接待投军人员。从7月初起,一月时间共收留三百余人,这极大鼓舞了全旅官兵士气。在激战发生前,苏联在哈满线上隐匿间谍甚多。战事一起,铁路便时遭破坏,梁部分段设哨昼夜检查,随时修复被破坏之铁路,保持火车运输畅通无阻。苏军大批骑兵进攻扎兰诺尔开始于7月2日上午8时,双方发生激烈战斗。至午后2时左右,苏军伤亡甚众,人马落水者均被梁旅所俘。3时许苏军向北退去。这次战斗俘苏联骑兵五十九人,经教育于3日晨放回。梁部张德厚连长阵亡。

  7月12日下午1时,苏军千余名,乘小汽艇沿额尔古纳河逆流而上,向梁旅三十八团阵地右翼进攻,梁部当即迎头痛击,苏军被迫退去。当晚双方炮战了3小时。自此以后苏军每夜前来骚扰。到8月5日,苏军步、骑约六千余人,地空联合向梁部阵地进攻,战斗十分激烈,双方伤亡颇重。因梁旅阵地工事坚固,苏军未得逞,至7日方退。苏军进攻此处未得手,乃调转兵力,向满洲里正面集结。梁忠甲得到情报后,逐将第三十八团、四十三团调往满洲里。扎兰诺尔阵地由东北陆军第十七旅韩光第部接防守卫。

  中苏失和以来,做为守土长官的梁忠甲,时刻注视边疆事态的发展变化。8月6日,梁忠甲根据驻蒙坐探情报称:“近日外蒙匪人由哈拉尔边境潜入呼伦贝尔境内哈尔海图地方,抢掠牛马”。他根据敌情采取了相应的军事措施。到8月7日梁旅三十八团、四十三团午后与来犯苏军步骑经过战斗,已处对峙中。8月18日,张学良司令长官命胡毓坤第二军进驻海拉尔。但胡到防后,始终未同满洲里司令部联系,这时苏军飞机每天临空侦察,梁旅昼夜注视其行动。满洲里市内居住苏联人很多,暗中向苏军传送情报被拿获的很多。日本驻满洲里领事不时到梁旅司令部探询军情,梁忠甲曾请他们撤到哈尔滨暂住,以免危险,但日本政府不准。8月24日,黑龙江省副司令长官公署派参谋长苏炳文到满洲里慰问,并视察阵地,同时接到张学良司令长官告将士书其大意是“国土不能一寸与人,我中华健儿守土有责,义勇向前杀敌,绝不让敌人越过边疆一步,定要雪瑗珲之耻,报海兰泡之仇。”边防将士的士气为之大震。10月2日,梁忠甲据报,“苏联政府于9月18日向各国大使宣布,关于东省铁路问题,我方始终主张和平解决,并业经德国转达,对于中国交涉条件,虽以最大限度之让步,表示和平态度,而中国态度虚伪,毫无诚意。因认今后之交涉无望,而本政府以前经过德国调停一切交涉断然中止。此后对于中俄国境方面惹起一切不祥事件之责任,非本政府所应担责。”10月10日贝加尔方面苏军三万人向我东北边界进发,梁忠甲告急:“自10日晚至11日晚6时,苏联步骑兵向满洲里四十三团、五十一团、三十八团阵地射击。”梁忠甲的这些报告并未引起上司的重视。大规模的激战发生时,他们事先没有什么准备。黑龙江省边防司令长官万福麟,只是命令梁忠甲与韩光弟仓促应战。吕荣寰则向吉林省边防副司令长官张作相告急,请派兵增援。

  张复电说:“军队没有开拔费,”着路局电汇哈大洋十万元,张作相却指使丁超摆出一副抗俄架势。这时张学良已发布动员令,派王树常为防俄军第一军军长,率一部东北军开往东线;派胡毓坤为防俄军第二军军长,率一部东北军进击西线。“王树常军长到达哈尔滨,住在道外新世界大饭店,花天酒地,玩扑克赌钱,根本不把‘抗俄’当作一回事。”王树常所属的部队只能到达一面坡,如再前进怕与吉林军相抵触。胡毓坤的队伍到达海拉尔,也不愿前进,以避免与黑龙江军发生摩擦。梁忠甲率部在满洲里抗击苏军保卫疆土的声誉日高,万福麟怕其以凯旋将军的资格拿走那颗边防副司令长官大印。由于以上种种的矛盾,万福麟的抗俄态度是消极的。因此,他对梁忠甲、韩光第两个旅,既不增援,也不补充弹药,坐视他们孤军苦战。斯时东北的民气很高,许多大、中学生,纷纷采取行动。如沈阳冯庸大学学生,驾驶该校的一架自备飞机赴西线参战。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生自动进行军事训练,栗又文同志之弟栗德澄担任军训队长。与此相反,哈尔滨的达官显贵、富商巨贾却争相逃往内地,哈埠车站一时拥挤不堪。

  满洲里一带,到11月中旬,气候大变,气温在摄氏零下30至40度左右,晴天也落雪花,大雪两三天一场,江河湖海均已凝固,成为一望天际的白色平原,特种兵部队畅通无阻,地势平坦广漠开阔易攻难守。苏军趁此机会,先切断满洲里到扎兰诺尔的交通线,首先主攻扎兰诺尔。11月13日,苏军步、骑、炮、坦克约一万五六千人,地空协同进攻扎兰诺尔和满洲里阵地。第十七旅旅长韩光弟亲临前线指挥,打退苏军多次进攻。11月17日,“苏军四万人,配以大炮六十多门,飞机二十余架,坦克车四十余辆,汽车等新式之武器,猛攻扎兰诺尔,一面以相当兵力,包围满洲里,一面以一支队进袭槎岗站,以断中国军队之后援,当日扎兰诺尔车站失陷,韩旅在扎兰诺尔血战两昼夜,旅长光弟亲临前线执手提机枪冲向苏军阵地屡失屡得,虽打退苏军多次进攻,皆因苏军陆空联合,炮火集中,18日韩旅长之弟,林团长选青,相继阵亡,张团长孱英重伤后自刎。扎兰诺尔激战时,梁忠甲曾两次脱围后援均未得手,然在满洲里已击落敌机两架,俘三百余名,夺获枪械不少,梁旅阵地坚固,损失不大。迨扎兰诺尔失陷,援应徒绝,而攻扎之苏军,转而集中攻满洲里。梁忠甲以一旅孤军与苏军四万余,步骑炮和坦克,陆空联合进攻相抗衡。东大营司令部被炸毁,民房也炸坏不少,双方伤亡甚重。  

 
网友评论:
还没有人评论!
发表评论:
内容:
验证码: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?换一张
热门内容
    -  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友情链接 - 合作加盟 -
    昌图百业信息网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,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,交易风险自负!
    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,举报信息、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服务热线 13314106479 QQ 87226449
    Copyright © 2019 昌图百业信息网 版权所有 ICP证:辽ICP备10008000号
    Powered By 5RICH v9.5